欢迎光临大为书画网    今天是:2020年2月23日 星期天 在线留言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大为书画网
书画评论
返回上页
您当前的位置:大为书画网首页 -> 书画评论 -> 查阅
仲敬干: 半夜鸡叫与半晌鸡叫


来源:无    浏览次数:2271    日期:2020/2/14

 

 

作者: 仲敬干

仲敬干:男,1964年6月出生,江苏省沭阳县人。八十年代初入伍并在南京军区《人民前线》报实习,后修完中文和美术理论。最钟情散文写作。八十年代初起,先后在各地报刊上发表了大量作品约百万字,作品在《劳动报》《文汇报》《新民晚报》《新民周刊》《今晚报》《人民日报》《羊城晚报》《新华日报》《散文》等,并多次获奖;为各种美术专刊撰写美术批评、评论五十万字。出版有《市景匠心》、《现实切片》、《让心情放假》等文集。任多家报刊(网络)专栏撰稿人。

作者: 仲敬干

    我出生在农村,事实上,处在半夜(凌晨00:00)的公鸡是不会叫的。狗,有时候会乱叫;鸡,可以说不到时点,是绝不会乱叫。所以才有闻鸡起舞,一唱雄鸡天气下白,金鸡报晓之说。正因为鸡不会乱叫,才有人学鸡叫,也因此才有《半夜鸡叫》的故事。《半夜鸡叫》大概岁在50以上的人,都在小学语文课上学习过的!。那是个读死书,不思考的年代,谁也不会在意、追问、关注公鸡啥时候会叫,反正书上说的都对。当然,无论什么时候叫,怎么叫,在农民心中,天亮了,该下地的下地;该上学的上学;也无论怎么叫,它只是只计时的活闹钟罢了,无非是让人注意,让同类注意,然后赢来一把主人喂给的食粮吧,仅此而已。不过,半夜鸡叫,已成笑话,不宜再作表述。但是仍有一些依样效仿的群体,不时会在半晌乱叫;这些惯在半晌乱叫的,就是散落在艺术界的书画家群体。
    那什么样的画家会在半晌乱嚷嚷呢?其叫阵的手段又是怎样的?其实,说他们是画家,当然不是人们心中,真正意义上的画家了,这里只作一个称谓说。在我看来,他们叫阵的招数,大概有这么几类:
    一是叫好:叫好,对于书画来说,实在是尴尬的。怎么说是尴尬的呢?即是剃头挑子一热:一头在燃烧,热血沸腾;一头是,冰清水冷,风平浪静。比如在一个画家的画展上,一些名家在评论该画家说:“XXX是我的老朋友,看到他这次的展览我有很多的感想。他大学刚毕业创作的作品就一鸣惊人,而且是在全国美术界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一鸣惊人的。他不但在学术上起步很高,成就很大,在历届全国美展都获奖。而且大家对他持续的发展,非常的肯定。他的基础相当雄厚,他的功力以及对传统文化、对传统线描的理解、对水墨的理解,都在很高的水平,因此他无论画什么,一旦出手都是高水平。一个画家,具备这两条的,全国恐怕也再找不出几个像他这样的了。所以大家对他非常的佩服,我每次看到他总是感觉他特别自信。在造型语言的构建上,当代优秀画家中,无疑是佼佼者,无出其右。”
    这明显就是说胡话,当然这也很理论的诠释了“叫好”的意思。但现实是,既然那么 好,为什么市场上就是没人认他的作品?所以,一头是热到爆,一头是好像查无此人似的。哎,我也叫一下吧:好好!
    二是叫座:“叫座”与“叫好”应该是双胞胎的双向性格。俗话说:叫好的不一定叫座,叫座的不一定叫好。在书画界“叫座”的画家就是一个傻冒。我曾参加一个画家的画展:场内,嘉宾是“四套班子”排排坐;场外,彩旗猎猎,人欢马叫。叫座率高得很,但是有用吗?待到第二天已是门可罗雀,连鬼影子都没有。画家画展请那么多“高人”来,无非是给人叫座的感觉,其实,都是来拿红包的,再加上开幕式后,还管饭,所以来坐坐也无妨嘛!
    三是叫卖:叫卖,其实就是叫喊。我曾收到一个画家的画集,画集的主角应该是他的画吧;但这位画家大义灭亲,一本画集的一半是各路神仙的题词、献诗、评语。尤其是评语题的是浑身是胆,其中,有一位大家献给他的评语是:“……纵观中国山水画,XX的作品就是张大千在世也应甘拜下风。画面虽然山崩地裂,但是他能开合自如,进退有路,于险象环生中,峰回路转,最后将笔引到一个柳暗花明的境界,真是大手笔。”我认为,不光是写的人浑身是胆,就是我读后,也加持了这款浑身是胆的激素。然而,叫卖可以,何苦用激素呢?临床上说:凡是激素,都有副作用,所以少用为妙。
    四是叫苦:叫苦,就是比较。比如一位画家说:“XX是我的同学,现在是五十万一平尺了。我才十万一平尺你就说贵了!”对于这种句式的叫苦,我从不反驳,因为和我没有关系。之所以还不停的记在文中,是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留待以后慢慢聊吧。
    五是叫号:叫号,就是点名,比如突发灾害,作为行业协会,组织艺术家赈灾、鼓劲很有必要,有的画家被点名画一幅,也正常;但最烦的是,有些画家把一活动能当成了走秀的场子来炫耀。从公众号到微信号,不停地往你手机里灌注其作品,不提处于灾害危境之民之难之险。这是让人厌烦此类活动的主要原因。待那两天活动过了,也就过了。你听说过有画家跟进这件事吗?没有吧?因为“过号”了嘛!
    当然,半夜鸡叫也好,半晌鸡叫好罢,正如林肯说的:“你可以在所有的时间欺骗一部分人,也可以在一段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但你不可能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所有的人。”
    所以,无论你怎么叫?什么方式叫?什么时候叫?那是你的事,别人是管不了的。而在下著的无风不起浪之文,如是,你叫你的阵法,我弄我的打油诗吧:诗曰:

花时同醉破春愁,
醉折花枝当酒筹。
忽听半晌叫声去,
疫外青山楼外楼。

2020年2月13日下午仲敬干匆匆于疫情之上海拾珍轩

来源: 阿干新浪微博


 
网站首页  |  艺术动态  |   网上画廊  |   书画名家  |   陇原书画  |   书画评论  |   名家访谈  |   创作心得  |   视频之窗  |  
Copyright © 2005-2020 大为书画网 (www.gsdwh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业务热线:18893142737  13893239127  邮箱:gsdwhm@163.com
地址:兰市州安宁中兴小区7-6-3   建议使用1920*1080分辩率
本网站所涉及的图片均来自大为书画网  最终解释权归大为书画网所有
网站ICP国家统一备案号:陇ICP备13000632号-1
     

  • 电话/传真
    18893142737
    13893239127
    电子邮箱
    gsdwh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