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宗旨:做书画家的朋友、做收藏家的朋友 今天是:2019年12月8日 星期天 加盟网站 购字画付款方式 购买书画协议书 友情链接 留言板  
顶部横幅
您当前的位置:大为书画网首页 -> 点评名家 -> 查阅
    美术史上最后一位画僧--懒悟和尚


    大为书画网 更新时间:[2019-11-29] 阅读量[901]

     

     

    懒悟和尚作品

    中国美术史上最后一位画僧懒悟和尚
    —— 兼谈“画僧”在中国美术史上的消失
    杨惠东  

        就严格意义上的“画僧”而言,懒悟或许是中国美术史上的最后一位。
        首先必须明确,此处所谓“画僧”并非是以仪轨严格、体制完备的佛教美术为专门技艺的僧人。早期佛教是否认偶像崇拜的,后来为宣扬和普及佛教教义、感化大众,才逐渐从象征性符号发展出形式完备、题材丰富的佛教美术。它有着严格的程式要求,佛教人物外形上的某些特点、动态,分别代表着固定的内涵,不容随意改动,如佛陀的三十二相、八十种好等等,以至在佛教中绘画和雕塑技巧成为“大五明”之一的“工巧明”,这些都是僧人应努力学习掌握的技巧。这一点至今仍保留于藏传佛教中,很多僧侣包括高级僧侣都亲自参加绘画雕像等仪式活动,大多数藏传寺庙中都有专门的“艺僧”。而本文所指的“画僧”则远远超越了宗教美术的层面,他们大多有着精深的佛学修养,同时亦有对绘画的深刻理解与把握。他们的作品题材广泛,山水、花鸟、人物皆有,表现手法不同于佛画的工致严谨、色彩绚烂,而是多水墨写意、纵笔挥洒,形态简略、内涵丰富,近于文人画的表现。其画不仅因其外相使观者心生愉悦,更重要的是在作品内涵上引发思索、启迪智慧,达到禅悦的境界。所谓“青青翠竹,尽是法身;郁郁黄华,无非般若”。在他们笔下,一草一木、一山一水,大自然诸般实相,皆无非返照画家之本心,明心见性之机缘。明代释莲儒著有《画禅》一书,上至六朝惠觉,下迄元代明雪窗,共记载历代著名画僧60 余位,并特别指出“盖皆德成而后,一艺之名随之,非损本而务末也”和“意其游戏绘事,令人心目清凉,盖无适而非说法也”。他们作画既是创造美的过程,更是心灵净化、升华的过程,因而他们的作品已超越以感化、宣教为任的佛教美术,获得了独立的审美价值。
        作为中国美术史上的一个特殊阶层,画僧的出现与禅宗的兴起及其与中国文化如蜜入水、如盐加味的因缘密不可分。禅宗是继承中国传统思想与中国佛教思想而形成的独树一帜的宗派,是佛教中国的产物。它不重视甚至否定语言文字的作用,重视神秘直观,追求顿悟,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它与强调直抒胸臆、不求形似、逸笔草草的中国文人画存在着一种天然的联系。董其昌“南北宗论”十分敏锐地发现了禅宗与文人画几乎同步的发展过程:“禅家有南北二宗,唐时始分;画之南北二宗,亦唐时分也。”关于禅宗与文人画,历代诸家已有太多论述,在此不再重复。简而言之,禅宗思想与文人写意精神不期而然地契合,二者对淡泊、虚空、冷逸的境界追求和力摒繁芜、一超直入的外在表现,使得中国文人画在一千多年的发展过程中始终禅意盎然。文人画始祖王维即信佛并以佛弟子自许,苏东坡亦然。画史上大多数画家或多或少地受到佛经禅理的影响,以至有外国学者认为中国绘画美学的哲学基础很大程度上来自禅宗。刘石庵曾提出:“诗有诗禅,画有画禅,书有书禅,世间一切工巧技艺,不通于禅,非上乘也。”因而,在很多情况下无论从作品外在形式还是从内涵上看,都很难把画僧的禅画和文人画做出一个严格的区分界定。

    懒悟和尚作品

        画僧的构成比较复杂。莲儒《画禅》中记载的60 余位画僧身份可能较为“纯粹”,因年代久远,多身世无考。但大部分有成就的画僧皆非自幼出家,毕竟在寺院中眼界、交游会受到很大局限。往往是半路出家的情况更多,一些或因勘破世情、弃官不就而隐于禅,如清代法若真;或因科场困顿,心灰意冷而归于禅,如晚明担当;或因家国剧变、河山易色而逃于禅,如弘仁、石溪、八大、陈洪绶。但有一点是共同的,这些半路出家的画僧在之前多博通经史,具有较高的文化修养,很多画僧往往兼具“诗僧”“书僧”的身份。还有的人出家前已画名满天下,典型的如陈洪绶。真正像六祖慧能不通文字而能一超直入者,起码在画僧中是不存在的。自五代始,画僧在中国美术史上占据了极其重要的地位。五代南唐僧巨然与董源并称“董巨”,成为南方山水画的代表并有力影响了后世文人山水的发展。西蜀僧贯休诗书画兼擅,水墨罗汉闻名于世;其诗神锋四出,一言一字无非棒喝;其书体工篆隶,尤喜狂草,称为“姜体”(贯休俗家姓姜)。惠崇亦为诗僧兼画僧,其诗被欧阳修目为“诗家九僧”之一,其平远山水对北宋文人画影响颇大。宋代邓椿作《画继》,卷五记“道人衲子”,内列画僧有名者十余人,此为画史上首次把画僧作为单独的一个群体对待。
        南宋法常、玉涧深染梁楷画风,大笔挥洒,水墨淋漓,几近于墨戏而颇多禅意。《图绘宝鉴》谓:“(法常画)皆随笔点墨而成,意思简当,不费妆饰。但粗恶无古法,诚非雅玩。”《画继补遗》甚至说它“诚非雅玩,仅可僧房道舍,以助清幽耳”,但他们的作品通过佛教徒的流传大量存留于日本,对日本水墨画的产生、发展起到了巨大的作用。画僧担当的画作可推明代禅画第一,自谓:“画本无禅,唯画通禅。”其作风骨清寒,无一丝人间烟火气。弘仁、石溪、八大、石涛并称“四画僧”,他们的作品具有强烈的个性化特征和深刻的精神内涵。弘仁笔下清峻冷逸,孤高绝俗,当时江南人家以有无其画定雅俗;石溪之画以生辣幽雅、乱头粗服见胜,与石涛并称“二石”;八大山人的笔墨以放任恣纵见长,苍劲圆秀、冷逸横生,开一代花鸟新风;石涛之画纵横潇洒、磅礴淋漓,体现出强烈的创新精神,其《苦瓜和尚画语录》多所发见,为最有价值之清代画论。四僧之画各具特色,占尽明清画坛春色,并且创新安派,开扬州画派。当时以南宗正脉自居的“四王”无论在以画通禅方面还是在艺术品格方面皆无法与之比肩。可以想象,如果没有画僧的存在,一部中国美术史将大为失色。

    懒悟和尚作品

        然而,进入20 世纪,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自1896年虚谷逝后,我们已很难在画坛上寻找到画僧的身影(弘一法师尽管诸艺皆通,但出家后仅以“书僧”的面目示人)。细究其因:首先,19 世纪后期至20 世纪初,西方科技文明如潮水席卷中国,经历激烈的社会动荡与变革之后,无神论迅速普及,宗教势力大大消减,佛教很大程度上在大众特别是在知识分子中失去了广泛的群众基础。其二,自唐代始,中国即形成了集体从事农耕、同休互助、团体生活的禅门丛林制度。它经济上提倡自给自足,政治上相对独立,这种中国所独有的丛林制度是中国文化的产物,不同于君主制度的宗教独裁,开创了一个学术自由、民主生活、师道尊严的典范,并对中国传统教育的书院制度影响至大。进入现代社会后,传统的丛林制度受到较大冲击,尘俗漫卷之下独立性和自主性有所减弱,画僧相对宽松、自由的生存环境不复存在。最后,也是最主要的一点,西方美术教育体制的引入和传统文化系统的崩溃,使得文人画已失去了生存的必要条件,与文人画血脉相连的禅画的衰微就是不可避免的了。
        通过以上所述,我们无疑可以更准确地理解懒悟其人其画,同时也更充分地理解他身后的寂寥。关于懒悟的身世,根据绝大部分资料的记载和友人回忆,可知其俗家姓李,名奚如,出家后法号晓悟,晚称懒悟,别号莽张僧、懒和尚、潢川僧,河南潢川县人。关于其生卒年,其方外友唐大笠在《画僧懒悟》一文中称其生年不详,“卒于1969 年4月24日,终年约70 年”。在另一篇文章中谈道:“(懒悟)于1969 年4 月含恨圆寂于月潭庵,终年69 年。”如此,懒悟当生于1900 年,释道元《书僧懒悟和尚》、于凌波《画僧懒悟》及《潢川县志》皆持此说。亦有学者认为其生年应为1902 年。懒悟1956年曾被聘为安徽省文史馆员,而安徽省政府参事室(安徽省文史馆)网站提供的简介则与上述说法有较大出入:“懒悟(1903—1967),原名晓悟,号照思、奚如,俗名张绩成,潢川人。”对于一位去世距今仅40 年的画家生平,竟如此众说纷纭,可见我们的美术史研究究竟在多大程度上还原了美术史的真实,实在是大可怀疑的。
        懒悟幼年家贫,曾读过几年私塾,后因母丧无所依,乃投入潢川县远铎庵剃度,为小沙弥。稍长,于湖北归元寺受具足戒,成为比丘。1925 年闵南佛学院成立,懒悟千里负笈,由河南赴厦门考入闵南佛学院,成为第一届学生。两年后,被中国佛教会遴选东渡日本,习法相宗。在日本居留五年,其间研习佛法之外对绘画发生兴趣,暇时勤习不辍,颇有所得。1931年回国,居于杭州灵隐寺。在杭州曾入林风眠门下习画。林风眠时任国立杭州艺专校长,主张中西调合;在其门下自然涉猎甚广,所以后来懒悟的一些画中隐约流露出传统文人山水之外的东西,不为无因。
        据懒悟自己说,开始学画是用丝绸烧灰画蝴蝶,久之渐渐感到那种画不能直抒胸臆,遂转为山水。约在1934年、1935 年,他由浙抵沪,溯长江而上,欲作庐山、峨眉游,途经安庆迎江寺,为心坚方丈与笠庵法师所挽留,在寺中西堂任职,后出任安庆城北太平寺住持。安庆四周皆佳山水,且地近佛国九华,懒悟流连其间,潜心书画,尽写大江南北山水之奇。20世纪50年代初奉召赴安徽省会合肥,驻明教寺古教弩台,被聘为安徽省文史馆馆员,政协、美协成员,经常参加地方活动,列安徽画坛“五老”之一。“文革”期间他不可避免地受到冲击,被驱至城南月潭庵,与比丘尼、道士、阿訇等杂居一处,所藏古代书画及文房四宝损毁殆尽,生活无着、积郁成疾,于1969年4月圆寂,1982 年骨灰移葬于九华山。
        懒悟早期作品现在已很难见到,目前所见多作于20世纪50 年代之后,以册页、手卷居多,大幅较少。一般认为其山水由“四王”入手,渐涉宋元,降而明清,尤着力于石溪、石涛。就现存作品来看,基本上是符合这一轨迹的。将其20世纪50年代之作和60 年代之作相较,前后风格变化较为明显,总体上是由清新秀润而趋于苍莽隽逸,而且愈到老年愈见其老笔纷披、古朴烂漫。1952 年所作的《唐人诗意山水》立轴在懒悟现存作品中是年代相对较早的,为传统的一河两岸式构图。前景古木拥坡,高士独行;中景一片空水,有渔舟并行,河对岸群山淡远。全图意象开阔、笔墨清润,为新安派一路风格。土坡以披麻皴为之,杂树造型多变,中锋勾勒多方折,笔墨明显可见由沈周上溯吴镇的痕迹。他曾在一则画跋中题道:“子久清幽绝俗,仲圭苍凉古朴,山樵之清奇,云林之简洁,皆不敢模仿,以余性拙然,独取清代半千老人、石涛、石溪、渐江诸名家,取其远不若邻其近矣。”在晚年,石涛、石溪对懒悟的影响最为显著,他曾用一闲印“二石而后”,既说明其风格所自,也正是其自许之处。
        《亦足卧游》册共16 开,无年款,从笔墨风格判断当为懒悟20世纪60年代所作,多渴笔焦墨,形象简略,用笔在有意无意之间,柔曲多变而骨力内敛,点景人物造型古拙、极为传神。是册虽纯以枯笔为之,但并非一味枯淡荒寒,枯而能腴、笔墨精洁、不染点尘、禅机无限,当推禅画中之极品。
        对于同时代的画家,懒悟也有所关注,并取其长处为我所用。在其晚期作品中,黄宾虹的影响隐约可见,如1967 年他为林文奇作《仿石溪道人山水》轴,笔法多变、齐而不齐、乱而不乱,先以灰墨写其大概,后用枯笔焦墨点之又点、皴之又皴,层层积墨,苍莽、幽密、厚重,纯然一派黄氏山水风貌。作为生存于20 世纪的画家,懒悟眼界既广,对于西画的一些方法心识目染,自不能不在其作品中有所反映。如他作于1957 年的一幅山水立轴,前景为两株大树,占据画面三分之二的位置,树下有茅亭丛竹,高士垂钓;远景为渔舟村舍,掩映树后;中景为空阔的水面。
        懒悟在作画时有意识地把前景抬高,远景下降并为前景所遮断,如此大大强化了画面的纵深感,获得了与传统山水构图方式有所不同的视觉差异。此种视觉经验的来源我们或许可以上溯到懒悟20世纪30年代在林风眠门下的习画经历。
        懒悟画山水之余也偶作花卉,1965年作于明万历年间净皮单宣上的八开墨梅允称精品,所谓纸墨俱佳、心手相应。他在最后一开题道:“适小院从逍遥津移来梅花数株,最近顿觉改观,冠西老友持纸嘱写图,随笔顷刻成八纸。”从中可知此八开为一气呵成,或繁花满树、或一枝独放,活色生香、偃仰多姿,满纸云烟扑面而来。笔墨相错而不相乱,初看之笔飞墨舞、混沌莫名,细而察之则条理分明、骨肉俱在,这是真正的老笔纷披、人书俱老的化境。何谓“老”?孔子曰:“从心所欲不逾矩。”无为而为,无法而法,信手挥洒,无非画也。正如他在作于1963 年的一手卷上自题道:“所谓意到之作,未尝有法,未尝无法也。”
        懒悟的书法多以颓毫散锋为之,苍劲古朴,不计工拙,呈天真烂漫之态。从现存的一些册页和画上款书来看,似于徐渭处得力甚多,特别是书写的随意性较强处显露出徐渭的影响。他对字形的规定性并不太重视,排列错落处有时远离常规,有些字连接新鲜而略显生涩。他更注重的是书写过程的自由挥洒之美,点画圆润遒劲,结体跌宕多变,如同其晚年山水一样萧散随意、老笔纷披。其较工整一路的款书笔势流动,点画圆劲,隐约透露出黄宾虹的意趣。总体上看,其书法不同于我们平素所见佛门书法的内敛、平淡、浑穆,而是以画法演书法,强调随意性,行笔流畅,结体生动,不太注意点画内部的控制,以致信笔之处不少,更多地呈现出“画家书”的特点。
        懒悟法号晓悟,后改懒悟。关于其“懒”有不同说法,或谓其生活懒散、不修边幅、衣着随便,因很少换洗以致污垢满身,饭碗茶杯等生活用品亦从来不洗,故称“懒和尚”。其学生贺泽海、林文奇则认为这是一种误解。他们认为其“懒”乃在于懒于生活琐事、懒于繁文缛节、懒于应酬交际,实际是其落落寡合、生性耿介、高蹈遁世的一种表现。懒悟对于身外浮名看得极淡,唯于书画则须臾未尝忘怀。
        1959年秋,懒悟作有一题为“大别山区”的长卷,此为参观梅山水库归来所作。梅山水库为当时安徽省的一个重点工程,但在懒悟笔下丝毫不见热火朝天的集体劳动场面和高大雄伟的水库大坝工程,依然是“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世外桃源。他以高古隽逸、无一丝人间烟火气的书画远离了当时的艺术主流。

    来源: 中国书画报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05-2014 大为书画网 (www.gsdwhm.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业务热线:(0)18893142737  (0)13893239127  邮箱:gsdwhm@163.com
地址:兰市州安宁中兴小区7-6-3   建议使用1920*1080分辩率
本网站所涉及的图片均来自大为书画网  最终解释权归大为书画网所有
网站ICP国家统一备案号:陇ICP备13000632号-1  设计制作:星空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