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宗旨:做书画家的朋友、做收藏家的朋友 今天是:2019年12月8日 星期天 加盟网站 购字画付款方式 购买书画协议书 友情链接 留言板  
顶部横幅
您当前的位置:大为书画网首页 -> 书画评论 -> 查阅
    仲敬干: 画家现身与模特现身


    大为书画网 更新时间:[2019-11-28] 阅读量[1666]

     

    作者: 仲敬干
     
        我年轻那时与媒体的娱记也熟的,所以经常会接到什么刘德华、谭咏麟、张学友等歌星的歌迷见面会啥的,用现在的话说大概就是粉丝见面了吧。歌星与歌迷见个面、签个名,于是歌星收获了歌迷的热情,歌迷也零距离的看到了活生生的人。如此相看两不厌,基本上是过后不思量,散就散了。事实上,偷窥,或说窥视、窥探是人性共存的一种心理。但有些窥探在我看来,必须憋着,不宜高宣的。比如油画家的写生展、人体展、肖像展等。
        然而,现在好像憋不住了,憋不住的还不是买家要看看模特,而是画家自己没憋住,带着个模特一起上展。那么问题来了,你画的是裸体写生,模特到现场是什么意思?你是让模特脱衣服好?还是不脱衣服好?如果当众脱衣服,那么性质可能就不一样,如果不脱衣服?那么你带着个模特到画展现场做啥子?就看那张脸么?你要知道,你的画展是人体写生展,可不是人脸识别展?
        我常对朋友说,画家画人体,是表现人体的美感或画家对景写生所派生出来的一种艺术形式,以及光感,块面的肌理把控,笔触的轻重,物体的造型、造景、造势等等,由于画家的再创造,已经形成了画家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所以模特到现场不脱衣,只人家看脸是不对的,要么就别来。
        模特随画家到现场,说白了,不就是想到人性的那点共性吗?不就是想弄点人气,蹭个热度吗?曾有个大买家明确的对我说,看到了模特他反而不想买画了。是啊,艺术与真活体还是有差距的,艺术是画家风格的再现,是倾注了画家的艺术语言美化了的形色之美。面对展览现场模特的本身,画家是无法去美化她的。是人如果看了模特,就没有购画的欲望了。艺术是艺术,模特是模特,应当说没有太大的关系了。相见不如怀念,是一种骊歌之美。一任的违情见面,在观众心里仅存的那点美好就被完全破坏了,所以那还不如干脆与模特合张照,效果不是一样吗!
        当然我和一位买主是不主张画家与模特同时现身的。买画的人,也不会过多去关注模特的。要是女买主那定会直接走人,她怎么会容忍另一个“女人”跨越她的家门?还是的,模特作为写生的标本,已化为艺术。正如吃鸡蛋之说,是不是还要看看母鸡!人体写生还好弄个活体模特,如果是画老虎的画家怎么办?是不是要到动物园弄只老虎到现场展现?画十二生肖的,山水画家画山水,花鸟画家画花鸟是不是一定要指明是哪里的山?哪里的花?是不是要把山移到现场?或现场做沙盘?我看这些都是没必要的;前文已经说了,所有这些都是画家的再创造,与真山,真水,真花,真人都没有太大的关系了。作为模特也没必要去对号入座,一一印证的。是你,也不是你,在似不似之间,怎么是你?艺术是高于生活的!人体艺术的收藏家,要么是真正懂艺术的高手,要么是艺术机构,真正挂到老百姓人家墙上去的,那是少之又少的。
        然而画家现身展览现场到是没有大问题,就像自己去开个家长会,有什么关系?。人有偷窥的共性,一般来说都是偷窥明星的,画中人物绝大部份是“平凡小人物”谁要去看?事实上,内行人,只对艺术家的艺术形式、风格、色彩感兴趣,并不受画中模特美丑左右的。如果论美丑,谁会用1800万英镑去买弗洛伊德《沉睡的救济金管理人》即“胖女裸睡图”。俗人俗眼看,那绝对是个丑女人。
        那个叫弗洛伊德绘的人,画画有着与常人不同的风格,是不安常理出牌的这么一位艺术家,大多数艺术家画肖像都是表现人的美好的一面;而弗洛伊德用最真实、最冷酷的现实主义手法去表现人残酷的一面。弗洛伊德在60年前就重新定义了肖像画和裸体的概念。在弗洛伊德看来,丑陋真实就是美!每个人都是丑陋的,丑陋的一丝不挂的肉体实际上道是表现出了人最真实的一面。有人说弗洛伊德的视线似乎总是过分直白,他沉醉地描绘着模特充满曲线的轮廓,每一个斑驳陆离的色块,肉体和肌肤上的瑕疵、脂肪的颤动,松弛的赘肉。弗洛伊德曾说:“我想让整个画面看上去就像一具真实的肉体。”与那些嘲笑肥胖者相比,弗洛伊德笔下的女人肉体远没有那样残酷。事实上,这个女人的姿态和谐慵懒,她将脖颈后仰,这种引人注目的仪态令人感到她正沉迷在自我之中,抑或是享受一片安逸宁静。
        然而,当时在拍卖现场,作为活着的模特苏尔本人,并没有出现在拍卖现场,为拍卖标的积攒人气。她知道:对她来说这只是一件艺术作品,和她本人已经关系不大了。如是,模特现身现场和模特自我入戏认领作品,验明正身,都是很无聊的噱头而已。诗曰:

    是年午后绘容颜,
    春风不度玉门关。
    画芯已成临窗读,
    除却景物是巫山。

    2019年11月27日
    仲敬干匆匆草就于冬雨时

     

    仲敬干

    作者介绍: 仲敬干,男,1964年6月出生,江苏省沭阳县人。八十年代初入伍并在南京军区《人民前线》报实习,后修完中文和美术理论。最钟情散文写作。八十年代初起,先后在各地报刊上发表了大量作品约百万字,作品在《劳动报》《文汇报》《新民晚报》《新民周刊》《今晚报》《人民日报》《羊城晚报》《新华日报》《散文》等,并多次获奖;为各种美术专刊撰写美术批评、评论五十万字。出版有《市景匠心》、《现实切片》、《让心情放假》等文集。任多家报刊(网络)专栏撰稿人。

    来源: 三象艺术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05-2014 大为书画网 (www.gsdwhm.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业务热线:(0)18893142737  (0)13893239127  邮箱:gsdwhm@163.com
地址:兰市州安宁中兴小区7-6-3   建议使用1920*1080分辩率
本网站所涉及的图片均来自大为书画网  最终解释权归大为书画网所有
网站ICP国家统一备案号:陇ICP备13000632号-1  设计制作:星空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