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宗旨:做书画家的朋友、做收藏家的朋友 今天是:2019年12月8日 星期天 加盟网站 购字画付款方式 购买书画协议书 友情链接 留言板  
顶部横幅
您当前的位置:大为书画网首页 -> 学术漫谈 -> 查阅
    奴才与骗子--当代中国书画人的两个角色


    大为书画网 更新时间:[2019-11-21] 阅读量[1936]

     

     

    “若是从奴隶生活中寻出美来,赞叹、陶醉,就是万劫不复的奴才了!”——鲁迅

    奴才与骗子 | 当代中国书画人的两个角色
    作者:解智伟

        拥有权力的奴才,只是更大的奴才。
        活在暗无天地的黑屋里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些更大的奴才利用手中的权力帮主人堵住别人的窗。
    ——笔者
        书画圈是奴才与骗子扎堆的地方,本来一片净土,却是藏污纳垢,浊气熏天。
    奴性是某些人的生存智慧,委曲求全的奴性对生存来说,未必是一种坏事,但对艺术而言,却是灭顶之灾。
        卖身为奴,是中国书画人的普遍生存方式,为权力服务,被资本奴役,讨好市场,极尽媚俗。鲁迅先生说:“若是从奴隶生活中寻出美来,赞叹、陶醉,就是万劫不复的奴才了!”

    一、奴性:从“奴才思维”到“主题创作”

        "主题先行"原指民国白色恐怖动乱期间,根据政治需要,先确定所谓的"主题",然后再根据"主题"的要求填进"人物"和"情节"的创作方法。后来在新中国时期,“主题先行”的效应不断放大,大到登峰造极的地步,用概念代替生活,遵命于官方意志,直接违背了艺术规律,导致当代中国书画的全面败溃。
        当代中国书画在世界格局中基本被忽略,中国艺术的声音仍很微弱。国家画院副院长张晓凌把这个现象称之为:“中国本土文化的整体失语。”
        究其原因就是主题先行的画风书风,概念化的作品高调出场,高、大、全形象一次又一次亮相当代艺术舞台,中国书画人用画布宣纸涂抹了奴才的忠诚。
    猫爪下的夜莺唱不出好歌。鲁迅先生说,奴性是一个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原由。
        北京大学汉画研究所所长、北京大学视觉与图像研究中心主任朱青生教授说,真正的艺术家就是不为政府所接受的方式来作为自己的创作方法,他们本身就是文化英雄。

    二、奴性:跪拜权力的“跪拜门”

        一目了然的权力膜拜秀,很多书画人对父母都不下跪,却向权力和金钱屈膝。有人说,这些穿长衣的所谓书画人,恐怕真正让他们屈膝的原因还是想借大旗狐假虎威罢了。
        中国书画圈基本上是一个身份社会,身份制作为一种超稳态的一文化结构被一代一代传递下来,身份情结已形成中国人的集体潜意识,书画交易的身份认知替代了审美判断,当今书画价格成了身份社会的可悲印记。
        拜师成了混身份的快捷方式,社会上拜师其实早己不是学艺行为,而是市场化的商业运作,收徒是为了赚钱,拜师是为了预期获利。
        中国书画高研班,很多都不是深造的课堂,而是镀金的操作车间。只要肯花钱跪拜,你就是寄名弟子,一张合影可以让你风风光光,招摇过市,那些学费也就摊派到买画人的身上。
        其实,那些跪拜只是小奴才对大奴才的跪拜,那些拥有权力的奴才,只是更大的奴才,永远也不可能成为主人,可怕的是,这些奴才可以利用手中的权力帮主人堵住你的窗。让你活在暗无天地的黑屋里。

    跪拜权力的“跪拜门”

    三、奴性:被金钱奴役的“资本美容”

        2005年后艺术资本进入艺术圈之后,资本就成了艺术的引擎,很多艺术家沦为金钱的奴隶,有钱人的想法成了艺术的主题,艺术远离了大众,投进富人怀抱成了资本的宠物,很多圈外的艺术家也放弃了原有的清高渴望被资本奴役。
        韩国书协主席金兑庭说,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中国艺术家这么喜欢钱的艺术家,大家好像都很疯狂的丢了魂一样的追逐金钱、房子、名车,好像这就是做艺术的根本目的,太危险了,太可怕了,中国当代美术的确走到了危险的边缘。
        喜欢钱,这并没什么错,发疯似地追逐金钱,用权利寻租,用出卖灵魂换钱,这就背离了艺术的良知。金钱这只无形的手,绑架了中国的艺术,没有地位可以用钱买身份,书法家曹宝麟就实名举报过“煤老板”李士杰用2500万“贿选”中国书协副主席。
        在利益集团的操纵下,没有名可以用钱一夜红遍大江南北。观唐文化可以将一亿元借画家的手捐赠给故宫博物院,让画家名声大噪,作品在故宫博物馆展出,自然就具有能进入中国美术史的国宝级的份量。
        中国艺术的"天价做局",由此而带动了整个艺术群体迅速转入商业化。书画价格基本上是资本说了算,有钱可以让官方机构推磨,据说,只要交钱美协可以挂牌,一个普通的个人展,可以搖身一变为国家级的美术大展,画价可以由地板上升到天花板。
        艺术一旦与金钱捆绑上市,商人逐利,谁会关心作品的真正价值,商人法眼里没有翰墨与情怀,只有书画价格的涨跌。中国很多的艺术家沦为奴隶,按照投资者的要求,为机构美容、帮拍卖公司美容,为资本美容,帮机构做局、帮拍卖公司做局,帮资本做局。

    第十三届美展入选作品,右为照片

    四、奴性:追逐市场的“媚俗风”

        与权力和资本无缘的中国书画人充当了低俗文化的推手,当今的艺术家都成了商人,中国书画市场被异化,艺术家忘记了身上负有的文化责任,身份被置换成生意人,绘画心得就是一本买卖经。
        行画流行、表面漂亮的俗字流行,那种讨好市场的书画创作,也会让精湛的技艺蒙垢,再出色的作品也会成为历史的笑柄。
        亚里士多德认为奴隶劳动的根本性质就是工具性,那种在本性上不属于自己而听从别人使唤。听从权力、为资本美容、讨好市场,那种适应环境的功利艺术将会远离人类创造的天性,沦为历史不耻的奴性艺术。
        中国书画在权力、金钱、市场的裹挟下进入了整体性的垃圾时代,中国当代书画创作处于历史上最低水平,很多艺术理论家用“很差”作为水平的量度,更多人却喜欢用“垃圾”来概括当代作品。
        其实光用垃圾这个注脚,也无法诠释中国书画现状。浮在市面上的画界书坛不只是一个垃圾场,更像一座文化厕所,在一个以娱乐方式为主的艺术消费时代,大多书画作品都是低俗精神的排泄物。
        现在全国性的书画大展,展示的竟是一些不堪入目的庸俗之作,参观者身陷在重度污染之中,很多书画家表示他们基本不看,怕差的东西看多了,会看坏眼睛。其实,这些书画家骨子里并没有嘴上说的那么清高,他们一面抱怨自己身陷在垃圾文化之中,一面自己又大量生产文化垃圾。
        以前的奴才嘴上自称奴才,骨子里也认同自己就是个奴才。而现在的奴才呢,口头上否定自己是奴才,骨子里却默认自己是奴才。

    杨晓阳作品

    五、骗子:复制他人的“克隆”现象

        当摄影遭遇美术纯属一场意外,在前摄影时代,艺术家的眼睛如同照相机的镜头,从尘世的焦点中,透视出人间的惊喜与悲凉,在如今数码摄影的当代,大多画家依据照片的内容一一移植到画布上,画照片,成了一种便利……
        左边是第十三届全国美术作品展中国画进京展的作品,右边是照片,接着更多的画照片的作品被披露,消息爆出,让人对十三届全国美展大跌眼镜,有网友说,一种无法言喻的悲伤与刺痛让身体不断颤抖。这位网友大声疾呼:你们怎么可以这样画山水画呢?简直就是无赖!
        有一篇题为《在傻子太多的艺术市场呼唤骗子》,文章说,画家曾梵志的油画《豹》刚在香港佳士得拍出3600万港元的高价,就被人指称作品抄袭自美国摄影师斯蒂夫·温特(Steve Winter)的摄影《风雪之豹》,媒体为此闹得沸沸扬扬。
        “抄袭”,法律范畴是一种侵权;市场角度是一种欺诈;道德层面是一种无耻,剽窃行为一直被世人诟病。
        著名书画家王合多曾在我一篇文章后留评: 中国就是个临摹和抄袭的国度,现在中国除去临摹和抄袭者,真正的画家和艺术家少得可怜!

    范扬作品对照

    六、骗子:自我复制的“孪生”现象

        国家画院原院长爆出奇闻,国内多家省市美术馆同时收藏他自我复制的“孪生”作品,创造了中国收藏史上的奇迹。
        中国国家画院国画院副院长画的红衣僧人也是批量生产,他制作的几百幅红衣高僧,毕竟幅幅都是钱,比印钞机还快。
        一位画廊老板对著名文艺评论家丹青飞狐说,他的作品一个和尚和一棵树都是明码实价,画中多一个和尚加多少钱,大和尚与小和尚的价格差异是多少,和尚头上多一个帽子要加多少钱,和尚手上多一个法器要加多少钱,和尚跟前如果多一只大老虎,加价幅度就更高。
        绘画已经不是创作,而是纯粹的买卖。画面的布局、构图、景物的取舍已经和绘画主题毫无关系,一切只与金钱相关,这不是欺世吗?

    七、骗子:“多胞胎”的“流水线”作业

        中国《文化报》载文说,流水线本是工业产品的高效率模式,如今在一些人的口中,成为了所谓大师的标志。
        范曾的流水线作业一直遭人诟病,其实,这是市场供求关系的平衡,需求旺盛,画家只好用这种复印机方式满足市场,多卖多赚钱这本无可非议,但是画画人还摆出大师的派头,大谈艺术,这就在羞辱大家的智商。
        多年前,郭庆祥发表文章不点名地提到了范曾的"流水线作画",他说:"他的画,展开一看,题材与技法严重雷同,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人物是任伯年的,花鸟是李苦禅的,七拼八凑当作自己的了。我跑到他的画室去看个究竟,像进入了一个大生产车间出乎意料的是,他将十来张宣纸挂在墙上,以流水操作的方法作画。你猜怎么着?每张纸上先画人头,再添衣服,最后草草收拾一番写款,由他的学生盖章。这哪是画画?分明是在画人民币嘛。"郭庆祥认为"流水线作画",失去了画家基本的道德水准,是欺骗消费者的行为。

    范曾画室

        纵观艺海,百舸争流,其实就只两艘船,一艘为名而来,一艘为利而去。
    其实,判断一件作品是艺术品还是垃圾,其实很简单,就是看看这个书画人是不是奴才和骗子,风骨是否缺失、良知是否缺失、灵魂是否缺失。
        权力、资本一直误导着审美,权力主导了艺术的话语权;资本占有了社会资源的支配权。
        权力让官员在艺术领域颐指气使,以权力者的个人好恶来影响艺术,资本让书画人俯首称臣,其最终结果就会削弱艺术家的表现力与创造力,使艺术作品平庸乏味。
        文化部原部长、国家艺术基金理事会理事长蔡武认为,权力过度干预艺术,艺术作品就会平庸乏味。冯骥才说,一旦有权力介入,文艺作品就能被当做工具输送利益,“应该让权力与艺术彻底分开”。
        我们呼吁:艺术应该展现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景,书画不是也不应该是奴才的学问、骗子的杂耍,艺术要突破权力、资本、低俗市场的怪圈,筚路蓝缕,以启山林,重塑中国传统的人文情怀。

    转自: 解智伟艺评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05-2014 大为书画网 (www.gsdwhm.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业务热线:(0)18893142737  (0)13893239127  邮箱:gsdwhm@163.com
地址:兰市州安宁中兴小区7-6-3   建议使用1920*1080分辩率
本网站所涉及的图片均来自大为书画网  最终解释权归大为书画网所有
网站ICP国家统一备案号:陇ICP备13000632号-1  设计制作:星空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