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宗旨:做书画家的朋友、做收藏家的朋友 今天是:2019年7月20日 星期天 加盟网站 购字画付款方式 购买书画协议书 友情链接 留言板  
顶部横幅
您当前的位置:大为书画网首页 -> 书画评论 -> 查阅
    清四僧的绘画:渴望归家又无家可归的心灵绝响


    大为书画网 更新时间:[2019-7-2]

     

    李恢弘先生

           作者简介: 李恢弘,美术编辑、评论家,中国画现代形态观察者,诗性写作者。文论散见于各类美术刊物及网络媒体。

     清四僧的绘画:出家人渴望归家,而又无家可归的心灵绝响

    作者: 李恢弘 

       导读:关于"清四僧"及其绘画,后人已说过千言万语,并且还将继续说下去。在此,不蹈袭他人考据逻辑,也不参考他人推演结论。只从画者命运与绘画的关系视角,来探索一番画家与其绘画诞生的秘密。从表面上看,一切都是个人选择,而我看见了被选择,看见了艺术史冥冥中的安排。有些人就是为艺术史而生,成为画家是他们的命运。"清四僧"便属于这类人。这四位大画家,清一色的僧,清一色的明朝遗民,作为支撑清初艺术殿堂的四根巨柱,昭示着文化家园在非常时期别样伟岸而奇崛的风景。当画家未必曾是他们的初衷,或许正如他们出家为僧一样实属无奈。但无论何种际遇,人生总得抓住些什么,两手空空总会显得无比荒凉。作为明朝的王子皇孙与尊严士人,面对国破家亡的变局,忽然失去了水、土和空气,丧失了立身之本,逃亡与出家似乎是唯二的选择。可纵然隐姓埋名,出家为僧,逝去的故国家园,还会一生牵绊着"无家可归者"。当压抑的情感和孤愤的心境需要宣泄而又无从宣泄时,当诉诸语言文字必须面临巨大风险时,便只能在更晦涩形式下诉诸"曲笔",以表达某种不屈的"遗民情怀"与对故国家园的隐隐追怀,并由此获得文化层面的归属感与存在感。绘画,便是这样一种可供寄托的形式与"回家"的路径。四位僧人各自驾驭着艺术的纸船回归了异族征服者所无法征服也无法切割的"文化家园"——真真正正"回家"了!。他们以绘画呈现了"归途"中各自不同而又相似的心灵景观。在他们高妙用笔、奇特构图与高远造境背后,是怎样一幅幅坚韧、曲折与幽深的家国情怀?绘画于他们,或许更像某种稀释苦痛并暂得安宁的灵药。如此"回家",当然也是侥幸而且艰难的,其中离不开命运的强大推力。"种族、时代与环境"一起构成了画者的命运格局,展开了其艺术诞生的坐标框架。美术史上最艰难的课题恰恰由最艰难的人完成了。这类"美术现象",更让人看到了公平与公正,其意义辽阔而深远。四僧绘画丰腴而超拔的内涵与卓绝而不朽的认识价值,跨越了时代,至今仍为人们所赏鉴与玩味,并且奢侈于海内外珍藏馆和拍卖场。在此,省去千篇一律的画者简介,只写几行文字权当"一家之言"。

    八大作品

    八大山人
    ——最高的美即最简的真

    祸福无常
    红尘中消长数难测
    昨日还在帝王家依红偎翠
    今朝已是国破家亡断肠人
    纵然才高八斗,也只能
    隐姓埋名,遁入空门
    墨点不多泪点多
    似笑似哭两难得
    把韶华交付茅庵草舍
    与古卷青灯为伴
    枯坐僧房,写写画画
    谛听着夜雨残荷
    玉砌雕栏恍似在梦中
    这次第才觉出人生况味
    弄丹青只为稀释悲苦
    化解浓愁
    无意间留下几许残轴淡墨
    .
    无限时空中
    一只鸟白眼向人
    一支花傲然独放
    一尾鱼鄙视凡间
    数棵荒寒杂树,几痕苍茫远山
    听,枯枝上几声凄厉鸟鸣
    划破了寂寥与虚空
    三百年传响不绝
    一介行僧无寸土立身
    却凭借一支秃笔打下了
    半壁江山
    最高的美即最简的真
    直指心灵的简明图式
    完胜了血腥的王朝轮回
    再也不用改名换姓了
    你隐没在群星深处
    已成为传奇中的传奇
    从未被遗忘
    也从未被超越

    髡残作品

    残道人
    ——以水痕墨渍再造梦里家山

    做奴隶也要选择主人
    本是明朝遗民
    如何能在大清为奴
    大清是怎样一份尴尬存在
    它竟然持续了那么久
    除了削发为僧
    被追杀的反抗者还能栖身何处?
    没有一个画者有过与鸟兽同群
    九死丘壑的山水历险
    残疾的不是我一条腿
    而是整个沉沦的时代
    让隐隐青山和悠悠绿水
    在宣纸上作证
    我也曾来过人间
    活过——爱过——画过——
    残疾只是虚幻的表象
    .
    象一棵草或一只蚂蚁
    在空门抱残守缺  沉默一世
    不打诳语妄语和绮语
    奔来眼底的丰润华滋
    只能来自心灵的幽深朴茂
    以渴笔秃毫捕捉造化魂魄
    用水痕墨渍再造梦里家山
    立一座纸上丰碑
    不恨我不见古人
    但恨古人不见我
    留下几卷气吞山河的画轴
    和遣兴自适的小品
    供后来者景仰
    不教俗尘辱没丹青
    谁曾求得我残道人
    半片墨迹?

    弘仁作品

    梅花古衲
    ——秀雅孤洁的丘壑峰峦,丰腴了遁世者草一样的枯寂

    与朋辈哭别相公潭
    在武夷山皈依古航禅师
    明末秀才成了梅花古衲
    又一场树倒猢狲散
    飞鸟各投林式的改天换地
    杀戮连接着杀戮
    骸骨层叠着骸骨
    如何才能逃离血光的追击
    让一份屈辱的存在滋生出辽阔的
    慰藉与恒久的安息?
    .
    丹青化解了淤积的血腥
    将生命意志与山水性情
    纠结成一曲空远的禅偈
    漫过止水禅心
    秀雅孤洁的丘壑峰峦
    丰腴了遁世者草一样的枯寂
    病中也未曾辍笔
    圆寂前仍在济贫
    什么“新安四大家”与
    “清初四画僧”
    全是后人附庸风雅
    几人了悟仁智之乐?
    .
    据说每一次铁血统一
    都代表了百姓的意愿
    反抗是多么不识时务
    荣耀了两百五十年的大清
    同样在不识时务的反抗中灭亡了
    清,比明或元进步吗
    只是多杀了一些人
    多喝了一些庆功酒
    多分了一些财产
    在漫长而幽暗的隧道里
    打发掉一段早已死去的时光
    完成了最后一次血腥轮回
    留给我们的煌煌遗产
    还抵不上一代画僧几幅
    发黄的残山剩水
    一个个伟大的王朝啊
    请一路走好,永远永远
    别再回头——

    石涛作品

    苦瓜和尚
    ——一场纸上的山河大梦

    一袭青衣遮去半生朱颜
    失明的人总是梦见光明
    败亡的祸根来自不可逆转的内讧
    再多清水,再长时间
    也无法将苦瓜洗成甜瓜
    苦,是源头上的馈赠
    跪迎与攀附纯属枉自多情
    被连根拔起的前朝苗裔
    早已失去了水和土
    碰壁后惟有托命丹青
    与青灯古佛为伴
    做一场纸上山河大梦
    .
    我之为我自有我在
    造无法之法,行无笔之墨
    画诗中画,写画中诗
    时而清幽淡远,万籁俱寂
    时而虚实相生,布白皆成妙境
    时而豪迈苍古,气吞幽壑
    时而平中见奇,禅意绝尘
    一部痴人说梦的《画语录》
    本是我棺椁里一枚小枕头
    却成了多少代人的案头圣经
    说什么白头依然未有家?
    .
    扬一场远远的风送我
    让笔墨化为倏忽的意念凌空飞扬
    教万水千山为我鞠躬......
    不计那些传世的花鸟翎毛
    几卷山水也足以南面称孤
    瞧,这个人的伟烈丰功
    什么帝王将相,钟鼓馔玉
    都成了衰草浮云,一眨眼
    便被时间一笔勾销了
    只有贫僧横亘世间
    三百年来
    一提起我石涛的名号
    也会令众山皆响

    摘转: 艺术可见度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05-2014 大为书画网 (www.gsdwhm.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业务热线:(0)18893142737  (0)13893239127  邮箱:gsdwhm@163.com
地址:兰市州安宁中兴小区7-6-3   建议使用1920*1080分辩率
本网站所涉及的图片均来自大为书画网  最终解释权归大为书画网所有
网站ICP国家统一备案号:陇ICP备13000632号-1  设计制作:星空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