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宗旨:做书画家的朋友、做收藏家的朋友 今天是:2019年7月19日 星期五 加盟网站 购字画付款方式 购买书画协议书 友情链接 留言板  
顶部横幅
您当前的位置:大为书画网首页 -> 书画评论 -> 查阅
    北辰: 陆志宏的晚秋境界与丝路文本


    大为书画网 更新时间:[2019-1-29]

     

     

    丝路文本-SW-04·1·2  40X50cm

    作者:北辰

        欣赏艺术时,我们常常有这样的体验,有些作品标新立异,瞬间会夺人眼球,让人折服;有些则不然,良久有回味,始觉甘如饴。陆志宏的绘画艺术当属后者,或许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作品所蕴含的巨大能量早已超出了创作之初的预期,这也是艺术史常见的现象,认识和领会一件艺术品的杰出之处,同样需要我们付出和作者同等的真诚和思维的耐力。初看陆志宏的绘画,似乎没有梦笔生花的才情和临水照枝的奇峭和简洁,但匠心往往隐于平实之处,如果我们有足够的耐心专注于事物发展的缓慢进程,就一定会相信,时间才是神话的雕刻刀,最终见证“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的奇迹和喜悦。事实证明,只有付出了巨大心血的平实作品,才会赋予一种更为持久的打动人心的力量。陆志宏的油画艺术可作如是观,每一幅作品都是瓜熟蒂落的产物,一任时光慢慢沉淀,细细雕琢,不知不觉中将日月精华吸收和内敛为深沉的感发。

    安西城外-50X60cm

        陆志宏的主要作品从题材上分两大类:生态艺术和丝路文本。“生态”在这里不单指自然生态,称之为大地生态和人文生态也许更为恰当。这一理路及其题材的形成绝非主题先行,也非一蹴而就,与陆志宏作为一名民间文化学者的身份密切相关。长期的采风考察活动,不仅使他对本土民间美术资源及其内涵了如指掌,最大的功用还在于身份的转换,从一个旁观者和研究者化身为践行者和创作者,进一步开启了陆志宏身为一名艺术家的灵魂之眼。透过这只眼,陆志宏看见的就不仅仅是四时变幻的绮丽景色,而是苍凉大地上胼手胝足的弯曲倒影;不是一般风景画家眼中的一湾小溪一簇绿树,也不是夕阳照耀下暖意融融的田园风光,他的“眼”见之物似乎要深远得多,看见的是犁沟下瑟缩做梦的种子,潜伏在大地边缘的沙尘暴,无人问津的山岗,以及山岗下印满历史车辙的丝路古道,还有被誉为农神的“后稷”自古有之的辉煌梦想。

    遗弃的院落-50X60cm

    晚熟的青稞-60X80cm

    线点皴法与晚秋境界
     
        陆志宏的着色技巧,不言而喻,受到印象派画家修拉首创的点彩法的启发,以色彩并置的方法造成视觉空间的混合现象,或色彩的运动感觉。陆志宏的点彩法有着更为复杂的文化成因。他借鉴中国山水画的皴法,形成了别具一格的“线点皴”,而非圆点,他也很少用纯色,一般用混合的中性色描绘晚秋至初冬的景致,远看整体感稳定感很强,却有意弱化了色彩的漂移和运动。在他的画中,田野安详,分娩的阵痛早已过去,一切都在休养生息,曾经的盛大辉煌和五彩缤纷,在时序更迭中一一谢幕,属于五谷的田野依然丰盈,色彩的余韵更值得回味。《陇中山地》一块又一块,深耕的麦田吮吸着秋阳的奶汁恢复活力;谷地上鸟雀啄余的米粒追忆往昔的金黄;油菜地泛起冬日来临前最后一抹新绿;玉米地阔大的枯叶闪着干燥的光……这些物象的迷离色彩构成和谐的交响,无不平实、内敛、朴素又不失深沉,从中可以读出自然的宽厚和生命的沉潜。非凡的感受必然源于非同寻常的语言形象,绝非一般意义上的技法所能概括,这里有必要做一番探究。

    陇中山地-60X80cm

        陆志宏的色彩谱系中,以米黄、土黄的中性色为主,很少对立,反差不大。一般而言,黄中泛绿,白中透灰,赭石色加深了紫色,银白中牵连着蓝色,所有的色彩挽臂连体、密不可分,又像长了根须向内延伸。这一视觉印象依然游弋在艺术的表征层面,陆志宏的“线点”皴作为画面的隐喻结构,是一种兼具物象形式及其精神的表达。北方植物密集瘦小的条状叶片,也许是这一符号的灵感来源,深一层追寻,种子是生命生生不息的保障,所有的草本植物、养人的五谷、包括人在内莫不如此。也就是说,“种子”以更为内在的形式强化了“线点”皴这一视觉符号的合理性,内与外的高度统一实现了从生活经验向艺术审美的飞跃。在陆志宏的“生态艺术”系列中,“线点”皴作为图像生成的最小单元,与传统哲学中具有本原性价值的“一画开天”之“一”不谋而合,在图像建构中具有同等的妙造天然的功用和魅力。可以这样说,陆志宏对这一符号的创造和自觉选择,堪比农神“后稷”发现泽被苍生的五谷的“种子”,作为画家又何其幸哉!

    煦风吹来-80X115cm

        陆志宏的“线点”皴以偏于米黄、土黄的中性混合色立意取象,多描绘晚秋至初春的景致,却很少用绿色、金黄等纯色描绘春天和夏天,这是为什么呢?从色彩学上讲,蓝色,静默而靠近无限,是原始乡愁、理念的颜色;金黄代表能量,有着形态上的饱满成熟,它的极致就是黑色,隐喻着堕落和毁灭;绿色是蓬勃的生命状态,具有暂时性和易逝性。《史记》有言:“夫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此天道之大经也。”只有偏于米黄、土黄的中性色,内敛、永恒而不失沉稳,体现了黄土高原的地域特色,既契合“种子”本色及甘于静默、不露锋芒的特性,又符合“秋收冬藏”的自然景观,节气转换之际,作为生死轮回的生命起点和精神原乡,内涵着传统文化“万物与我齐一”的朴素思想,深蕴包容、超越的哲学意味。色彩与感性、结构与理性相联系,是图像学的基本原则,对色彩的选择自然与画家的个性偏好和生命体验密切相关。陆志宏的“线点”皴既是色彩也是结构,在形而上的层面进一步赋予生命沉潜回味的晚秋境界,值得为之再三咏叹!

    胡杨深处-80X60cm

        无论多么深刻的内涵,都依赖于形象的创造。在《陇中山地》中,陆志宏化身心灵手巧的绣娘,用“线点”皴绣出收割后的田野,绵密柔和的色调似乎蒸腾着五谷的香气,见证了田野曾经的缤纷灿烂,一点都不荒芜,可以感伤,但不会让人有消极悲凉之感。借助这些作品,陆志宏不惮其烦,以愚公精神展开与时间的角力,一笔笔一丝不苟,在变化中寻求某种不变。十多年前毫无目的地去拜访陇中画院,那时我还年轻,陆志宏也正当壮年,看他作品中密密麻麻的“线点”皴,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画,忍不住心里开骂:“狗日的粮食,狗日的土疙瘩!”想起小时候随父亲劳动时望不到头的犁沟砸不碎的土疙瘩,火热的六月滚烫的麦子,超强度的体力活让人汗流浃背,单调的重复性劳作更要命,使人变得跟牲口没两样。后来回望父亲的山岗一片荒凉,土地失去了往昔的温度,才倍感农村不是不变,而是变得太快了。在黄土高原农耕景观的图像建构中,陆志宏就是要以深刻的生命体验和守土有责的情怀告诉我们:一幅杰作不在于你看他画了什么,而在于你看到它时想到了什么。

    新绿-60X80cm

        作品《胡杨深处》中,夏日的火热早已消散,草木繁盛,枝叶有情。陆志宏一如既往付出巨大心力,以密实的“线点”皴内含色调的细微变化,描绘出杂草和胡杨林相互掩映的空间层次,小羊安居于岁月深处,望向画外的目光含着乡愁的况味,如丝如缕似有若无。《煦风吹来》中残雪未消,一派初春景象,正如诗人昌耀关于《四月》的歌咏:“年年都有的四月/年年都有的老木头。/大地温床袅动一丛生命的欲火。”不由人想起春天的犁沟中种子和阳光的情话,想起经历血泪迸发的激情岁月后的一份释然。从白昼到夜晚,想起清亮的油灯下,“黑眼珠的女儿们都是一颗颗生命力旺盛的种子”;想起行走在泥泞的山路上,常年栉风沐雨、披星戴月的喘息身影……油画大师罗斯科有言:“宁愿把人性赋予一块顽石,也绝不承受丝毫的去人性化。”陆志宏宅心仁厚,画眼前之景而言不尽之意,在时间轮回的节点上,以“渊雅高尚、确然不拔”的晚秋境界和深沉的色调笔触,守候并诉说农耕文明的所有秘密,抚慰现代人纷乱不宁的心绪。

    西出阳关-160X120cm

    历史维度与丝路文本
     
        《古道长风》《凉州西望》等作品是“生态艺术”的延续,依然属于农耕文明题材范畴,只不过在主题的开掘上,增添了一道历史的维度而已,艺术视野因此变得更加开阔。《凉州西望》视角偏西,上有烽燧,冷雪爬坡,边关如铁,历史的精神总在制高点上,非常人所能及。《古道长风》上的“风”也有撒豆成兵的力道,在艺术的授意下,那本该湛蓝如明镜的天空悄然间转换成另一幅表情,不动声色地处理成坚硬岩体的一部分,在相互搏击中,赋予大自然一种超出想象的真实。这是油画大师才有的一种能力。列维坦有幅名作《深渊》,有感于一位姑娘的殉情故事,画家才把河流的黑色倒影画得那样令人心悸,夕阳洒在水面的金光才无声地诉说着难以言喻的一份痴迷和深情。但凡伟大的作品,不经意间的某种设置和情愫流露,常常会传递一种微言大义的信息。陆志宏在坚持“线点”皴的基础上,表现手法发生了细微变化,色调在坚实晦暗中更加接近事物的本来面目。除此之外,陆志宏还把关注的目光投向自然生态领域,题材立意更加鲜明。

    凉州西望-80X60cm

    古道长风-80X60cm

        陆志宏的《腾格里飞扬的风景》是一件让人惊悚的作品,沙尘暴占了画面的几近四分之三,像倾覆的墙具有巨大的压迫感。毁灭的力量大于拯救的荷载时,毁灭的意象才得以建立。那三只亡命之鸟拍打着翅膀,姿态优美得让人落泪;远处一块稀薄云天,是他特意打开的一扇天窗,为的是透进神谕,不至于让人窒息;治沙的近景显示了一种沉默的顽强力量,那是来自画家自身的一种担当精神。细读陆志宏的每一幅作品无不具有沉思、忧郁的特性,在于他处理题材时不放过每一处细节,不投机也不取巧,其人其艺,大智若愚,巧则浅薄,“愚”则生忧,在他这里,“愚”是一种忧患意识。他高度的艺术概括力不仅来自对生活深刻的洞察,也来自合理的想象,是想象和洞察的集成。他的油画造型风格具有强烈的写实性倾向,但又吸收了民间艺术的抒情性特点。他那具有高度抽象意味的“线点”皴,在吸收传统山水画的表现性优势时,用深沉的油画笔触毫不犹豫地滤去了其游戏笔墨的趣味性。对待每一幅作品,陆志宏无不苦心经营,以大国匠心打造纪念碑式的构图,赋予作品特殊的涵意。

    腾格里飞扬的风景-150X150cm

    民勤-春天的风景-150X270cm

        《西出长安三千里》被中国美术馆收藏,就是以纪念碑式的构图取胜的撼人力作。比起《凉州西望》,这幅作品的历史指向更为明确。从图像特征的识别上看,民族艺术主要体现为乡土情结和对地域意识的信心,正是在这两点上,陆志宏立足于本土理想的价值重构,来回应当代文化的焦点问题。他深知,面对农耕文明,个人才智的作用微乎其微,只有转变为大众经验的共识,才会获得广泛价值,中华文化的最大特点是整体关照、系统把握,按照美好的情感愿望去化育每一个方面。陆志宏的“生态艺术”系列,就是以农耕文明的宽博气象和深沉忧思,对每个失衡的现代心灵予以调整和抚慰;代表自然生态恶化的《腾格里飞扬的风景》《民勤·春天的风景》等作品,以直截了当的艺术形式回应人类对自然的滥用和人性的缺失;在民族复兴进程中,他对丝路文明的呼唤同样有益于重建富有活力的当代文化符号。陆志宏的油画艺术实践表明,进入公共空间的艺术,不应该是个人的自言自语,应该深怀悲悯和真诚,具备向所有人开启对话的可能性基点,从而促进人与人、人与世界更为深入的交流和理解。

    西出长安三千里-180X140cm

        雄关漫道真如铁。《西出长安三千里》就是这样一条期待人与世界、人与历史的对话之路。画家以浓烈偏暗的紫红色颜料和厚积、斑驳、干裂的肌理效果,十分强烈而形象地表达了这种渴望。这幅画构图十分奇特,视觉冲击力很强,似乎在提醒我们,这条路不是一般风景画中的田园牧歌之路,它不仅在画中,也在画外,就始于我们的足下,从画的正下方笔直向上伸向遥远天际,曲折隐没在重重关山之中,仔细谛听,从历史深处响起的阵阵金戈铁马之声,号召我们而今迈步从头越。这幅作品强烈的主观性视觉冲淡了画面的现实性,空间深度既是景观的设置,也是一种穿透事物阻隔的不同层次的一种渐行渐远的体验。“直木不可以为轮”,它需要具有同等精神能量的个体,进入画家所欲抵达的时代的、历史的、人类的维度去理解,去践行,去超越。这是一条信仰之路,又是一条极度酷烈、粗粝、满布荆棘的传奇之路。从“这条路”开始,陆志宏对绘画观念及表达方式持奔放、粗犷态度,大胆地突破自我,运用新语言、新材料开始又一轮全新的探索。

    丝路文本-SW-04·1·3  40X50cm

    丝路文本-SW-04·1  40X50cm

    丝路文本-SW-01  40X50cm

        在朝圣敦煌和行走丝绸之路的艺术采风实践中,陆志宏深深体会到骆驼和马作为缔造中华文明帝国的两大符号,承载和见证了汉唐雄风和一个时代的富足、强盛与兴衰。它们隐蔽在历史烟云中,所幸在千百年后的今天,带着久违了的光辉灿烂,神完气足地出现在陆志宏的画笔下,它们踢踏嘶鸣、昂首阔步,神气活现的模样凝聚着历史的高蹈洒脱和人文的所有神采,所谓“天地人合,势在其中”,才那么俊美、高贵、质朴、忠诚、矫健和神勇。它们非凡俗之物,自然很难用写实的手法加以羁押、框定和限制,为此,陆志宏将严谨的“线点”皴及其造型手法沉淀为一种雄浑沉稳的艺术基座和背景,从历史的杂色中提纯出朴素而神圣的灰白两色,借鉴唐三彩的黄、褐、绿,用自由、奔放的笔触和弥漫而又充实的色调,多维度复活各种历史影像,或直接呈现具有恒定美的“文物”样式,着力塑造出既真实鲜活又美轮美奂的视觉艺术新形象,其超现实超时空的审美境界令人耳目一新。这批作品以鞍马人物为主,具有坚硬的结构,鲜亮和谐的色彩,绘画的装饰性美感同样不容忽视,都是当代油画民族化的可喜探索和收获。

    丝路文本-SW-05·6  160X140cm

    最后的话:

        在中华文化复兴运动中,陆志宏以“生态艺术”、“丝路文本”为名,正在完成一个艺术家的历史使命,打造出无愧于时代的个人艺术的新高地。他所涉及的题材无不定格和停留在现实、历史和未来的交会点上,即便他的写生风景,也不仅仅在于赏心悦目或吐露一时的心境,总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文化情怀和忧患意识蕴涵其中,也就是说,厚实的色彩和深沉的情感是陆志宏绘画艺术一以贯之的品质和格调。就色彩语言而言,在“生态艺术”系列中所体现出的严谨和凝练,在“丝路文本”中所呈现出的奔放率真和弥漫感,两者之间的巨大张力无不说明陆志宏油画语言的可塑性和丰富性,以及他高度的控制和驾驭能力。构图是一个画家创造力的集中体现,陆志宏尽管无意于走立体主义或超现实主义道路,在于他和天空、森林、高山、土地深情对话的过程中,发现了以写实为主的象征、浪漫主义道路更加广阔辽远,其非凡的构图能力在其精品力作中一览无余,而且还有不断开掘的无限空间。总之,陆志宏情感充沛,其画极富诗意,其人具有深沉的幽思,他的油画艺术将是一个值得探讨的丰富话题。最后祝他艺术之树常青!

    2019年1月25日

    转场-80X60cm

    小川遗址-50X60cm

    高原·高原之二-40X50cm

    河西人家-60X50cm

     转自: 兰州画魂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05-2014 大为书画网 (www.gsdwhm.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业务热线:(0)18893142737  (0)13893239127  邮箱:gsdwhm@163.com
地址:兰市州安宁中兴小区7-6-3   建议使用1920*1080分辩率
本网站所涉及的图片均来自大为书画网  最终解释权归大为书画网所有
网站ICP国家统一备案号:陇ICP备13000632号-1  设计制作:星空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