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宗旨:做书画家的朋友、做收藏家的朋友 今天是:2019年12月8日 星期天 加盟网站 购字画付款方式 购买书画协议书 友情链接 留言板  
顶部横幅
您当前的位置:大为书画网首页 -> 点评名家 -> 查阅
    哈建设:追忆书法大家尹建鼎


    大为书画网 更新时间:[2016-5-18] 阅读量[3237]

     

     

     

    尹建鼎书法对联

     

    此对联是书法家尹建鼎1995年特意书赠哈建设同志。尹建鼎先生生前曾任中國书法家协会理事、甘肃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以及兰州书法家协会首任主席、市老年书画协会会长、市青年书协名誉主席等。

     

     

     

    平实亲和启后程——追忆书法大家尹建鼎

     

    哈建设/文

     

        尹公建鼎先生离开我们有年余。这段日子里,与先生交往过程中所识、所见、所经历的一些事情时常袭上心头,萦绕胸怀,每每想起刻骨铭心。

        尹公执笔书坛数十年,德高望重,却平易亲和,从未见其持技欺人,仗此虎步。记得有一年夏天,我去看尹老。大约到下午四点左右,忽然有人敲门,是一老一少两个农民,手里提着一篮子鸡蛋;一问才知道二人系父子是皋兰县人,慕名而来,想请尹老一幅书法作品回去“给新修的堂屋装点门面”。两父子并不知道尹老刚大病初愈不久,那天身体恰巧又不舒服。其家人见状只得推辞:“过几天吧”。但见尹老艰难的站起来:“老乡这么远来一趟不容易”,即让老伴铺纸,给那位农民写了幅中堂,并主动配了幅对子,写完后已是大汗淋漓,临走还把鸡蛋钱硬塞进农民兜里。当时我很受感动也很惊讶,尹老可是大名鼎鼎的书法家呀,许多人惜墨如金,便脱口问尹老:“有的人把书法当金砖,不付钱不盖章;也有的人故弄玄虚,挂个纸条‘索要字画者,免开尊口’,以此堵住求字人的嘴,你怎么一点都不吝惜”?尹老笑着说:“任何艺术都是人类的,如果束之高阁了,那不真正成了孤家寡人?再说艺术家钻到钱眼里,那跟商人有什么区别”。他是随口说的,可对我触动很大,这就是我们老一辈书法家的品格和精神风范,与那些成天挖空心思、追名逐利的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也难怪为什么会有那多群众尊敬地称他为“百姓书法家”、“草根书法家”、“人民的书法家”。

        与尹老交往没有任何负担,他为人随和,不摆架子,真诚待人。若是肤浅往来你怎么也看不出,他是解放前兰州大学的地下党员,真正意义上的老资格,曾经在建国初期筹建过景泰县委,主政过兰州市城关区,以后又为南北两山的绿化,殚精竭虑。在以后的岁月中许多亲朋好友为他鸣不平,说他“官越坐越小,学问越做越大”。可他不以为然,从不计较,依然是那样的达观畅怀,豁然开朗。他是有名的书法大师,又有一肚子的学问,却总是谦虚和蔼,从不张扬,修为人生,困乏其身。我特别喜欢与他交谈,不仅是艺术的享受,而且也是学问的受益,更重要的是能够获得对人生的畅达与彻悟,他经常告诉我:“即便社会对你不公,可你没有理由对自己不公,那样会一事无成的”。这些话,虽然普普通通,却透着一股精神,今天看来都是非常有价值的语言。

        我常暗自庆幸,我是个有福气的人。这福气来自许多老首长的关怀、领导们的爱护、老师们的精心栽培。我由衷的感谢他们,正是他们的培养,才使我一步步成长起来,一步步成熟又一步步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这其中尹老对我的影响是很大的,尤其是在书法研习上。

        八十年代中期,我刚从外地调回兰州。举目四望,偌大个城市,无亲无友,无处可去,一种难以名状的孤寂时儿袭上心头。现在我们一堆朋友聚到一块时,可以开玩笑戏谑的说:“多大个事,不就是个兰州市吗”。可当时对我来说,就是在这个不算个事的兰州市,感觉大得无边,显得是那样的无助,为了打发业余时间的无聊,借以临习书法自慰,有时间走出军营去看看地方上举办的一些书画展,常常看到尹老的书法作品,信笔由之,没有一点造作打磨的痕迹,通篇既是文韵的表达,又是情志的沟通,看上去非常抢眼。

        1988年深秋的那天上午,我刚开完政工例会回到办公室,摊开看完的报纸,写起字来,只见一老者拄着拐杖站在我办公室门口看,我便问老人家:“你有什么事吗?请进来说”。老者笑嘻嘻:“没事、没事,我在排队等着做B超,走到这达,随便看看”。当时我刚到医直当教导员不尚半年,办公室恰好在B超室旁边,我过去给相关医生打了招呼,他们很快安排给那位老者作了B超检查。老者过来给我道谢:“谢谢你,让我老汉少等了一会。不过,我刚才看你写字时,心不在焉,写字可不能急,心要静下来,要么不写,要写就认认真真”。闻听到老者话,觉得真是内行,眼力好厉害呀,肃然起敬,便请教老者“您贵姓”?“免贵,我叫尹建鼎”。一听大名鼎鼎,如雷贯耳,虽未谋面,却也仰慕已久。由于喜欢先生书法,之前对先生也做了一些了解,只知道尹建鼎先生在粉碎“四人帮”之后,作为重组和筹备省书法家协会筹备委员会主要成员,为甘肃省的书法事业做出过突出贡献,现在因年事已高,担任省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这样一个重量级人物居然来到我这“小庙”。我赶快给尹先生让座,“不坐了,我就在你隔壁8床住院治疗,有空欢迎你来”。我便搀着老先生送到病房去。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他得了脑血栓大病初愈后的第二年,腿脚还有点不太方便,到我们医院继续进行第二期治疗。

         我所供职的解放军第一医院是一所具有光荣传统和历史的医院,1939年创建于革命圣地延安,前身是“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著名国际友人白求恩、柯棣华等大夫曾在医院工作过。医院最早隶属于八路军晋察冀军区,解放战争时期归建于西北野战军,解放兰州时随彭德怀元帅驻守在三爱堂。之前,三爱堂是国民党西北长官公署所在地。何谓“三爱堂”?抗战后期,张治中将军任西北军政长官公署长官,曾在颜家沟南侧修建公署礼堂,命名为“爱民、爱兵、爱友军”而得名。解放后此地扩建为陆军医院,人们习惯地称呼为三爱堂陆军医院。住院部二楼南端是干部病房,就在我办公室隔壁,很方便,一有空我就到尹老病房去请教,或聊天,有时情绪好的时侯他也挥毫创作,我则在一旁为他铺纸用印,耳提面命。时间一久,我们之间交谈的范围越来越广,涉及到地理、历史和古典文学、城市建设以及他的人生经历,无话不谈,已成为忘年交。当然交流的最多还是书法,以致受益终身。虽然,我们之间并没有举行过拜师之礼,可在我心目中一直把尹老当成恩师相敬。

        秋去春来,我们一老一少肝胆相照、相濡以沫,不觉已近十年。而这十年正是尹老与病魔顽强斗争的十年,我也成了他们家的常客,每次去他依然是那样的幽默风趣,一边写一边讲给我听,临了还是由我用印。俗话说:近朱者赤,跟着啥人学啥样。在我的记忆中,这十年他虽然参加外事活动少了,但只要是上门求字的人,他基本予以满足。前年十月,听说他再度住院治疗,而此时我已转业到省纪委工作,抽空去探望,他勉励我:“工作再忙也要坚持下去,坚持必有所得”。说完从抽屉拿出一幅字给我,打开但见“胸藏万卷书,笔下无尘俗”,边款并附有一些小字。尹公风趣地开着玩笑:“写的不好,留个纪念,老汉还指望你的文笔盖棺定论”。当时只当作玩笑。

         去年二月二十五日(农历正月19)晚接到尹老小儿子电话,他告诉我老人家已辞世的消息。闻此觉得突然,如雷彻空,令人悲痛,满脑子是尹老的音容笑貌,浮现在眼前,真是口泽尚存,辞何匆匆?追抚轨迹,不忍卒书。忽然想起老人家的戏谑之语,面对逝者,面对尊敬的恩师,怎能空向灵前,悲伤的情感尤如崩堤的河水,汹涌澎湃,灯下一气呵成《哀悼尹公》四言长句,献于奠堂,寄托哀思。没想到,一份真实感情的流露,竟得到了同仁们的一直称赞和共鸣,后来尹老的孩子告诉我,长诗已被兰州市博物馆收藏,并刊发在《九州书画报》1997年3月9日第2版。

         我敬重尹公,并不是因为他位高权重,而欲附凤攀龙,如果是这样,他顶多算作个“穷儒”而已。我敬重尹公,并不似那些“拉大旗作虎皮”,借以抬高自己。我之所以敬重,在于他身上表现出的那股子文人的傲骨,不欺不诈,不诡不伪,掷地有声。他生前总爱说的话:“生活菜根香,精神苦行僧”、“为人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门”,等等,是我辈楷模。他生前的行为昭示我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书法艺术家,是不会单纯停留在书工笔吏的水平上,而是不断的完善自我,超越自我,去探索,去升华,去脱俗。从这个意义来讲,尹公为我们做出了榜样。他那严于律己,勤于治学,不图名,不计利的品格,给我们许多的思考与启迪,激励着我们前行。

        尹公去了,精神长留。值此一周年祭,忍痛撰文,掬此一段,虽为一孔之见,挂一漏万,但完完全全发自心声、顺其自然,如高山流水一般,似清风行云一样。

     

     

     (此文曾刊载于1998年3月14日《人民之声报》第3版)

     

     

    作者艺术简介:

    书法家哈建设(号沙柳),宁夏青铜峡市(古称朔方)人。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作家协会会员及省直机关书画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 2012年荣获甘肃省委、省政府表彰的“敦煌文艺奖”。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05-2014 大为书画网 (www.gsdwhm.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业务热线:(0)18893142737  (0)13893239127  邮箱:gsdwhm@163.com
地址:兰市州安宁中兴小区7-6-3   建议使用1920*1080分辩率
本网站所涉及的图片均来自大为书画网  最终解释权归大为书画网所有
网站ICP国家统一备案号:陇ICP备13000632号-1  设计制作:星空科技